为何大部分小区成立业委会困难重重或者名存实亡?

业主委员会,是2003年出台《物业管理条例》中才定义的新事物,属于“业主大会”的执行机构。其出现的初衷是为了代表小区内大部分业主,来维护大部分业主利益的自治组织。

小区物业公司原则上是小区业主聘请的管家,保洁员,保安员,水电工等,提供相应的服务赚取合理的物业费用。而现实生活中,由于业主之间相对门户隔离且各自忙于生计,碰上居住问题只能求助物业公司,物业公司的服务好坏很难由个体业主来监督影响。在小区收费、管理和服务等各方面出现问题时根本无从制约,业主身为小区主人却往往只能受物业摆布。

物业问题众多

业委会其中一项重要职责就是监督物业公司履行服务合同,维护业主权益。物业公司跟业主之间纠纷每个小区时有发生,严重的甚至发展成黑恶势力打压业主或者暗箱操作侵占小区公共财物。但现实是从立法至今已15年,大部分小区仍旧无业委会。部分小区有热心业主出头组织筹建也是困难重重,往往是美国总统都换了两拨了,小区业委会仍旧遥遥无期。或者部分小区新建时及时成立了业委会,但由于种种原因却名存实亡,业主出现问题寻求帮助时却连业委会在哪该找谁都不知道。

结合笔者所住小区的实际情况,究其原因,可能有以下几点:

一、小区业主各扫门前雪,太少人关注和支持

如笔者所住的小区,属于2000年左右开始兴建的纯商品房。近20年过去了,小区业主也是旧的走新的来,轮换起码一半了。业主之间大都互不相识,住了十来年,往往连楼上楼下姓甚名谁都不太清楚,顶多见面点个头。不像农村一个村子都住了几代人了,家家之间沾亲带故,这是村头谁家的地,那是村尾谁家的狗都能叫上来。遇事一吆喝往往能出来半个村子人,哪怕端着碗看个热闹。但城里的商品房,虽说一个单元就住了十几几十户,但防盗门一关都互不牵扯,对门借个醋都能激动的发个朋友圈感叹一句远亲不如近邻了。

成立小区业委会,大部分业主一不清楚,二不关心,三不参与。问及了,却也说业委会应该成立,但是我平常很忙,谁干都可以,我不发表意见。但是真遇事需要业委会了,或者物业服务太差要求业委会来问责了,却发现小区还是没有业委会。

二、辖区政府不支持或者支持力度不够

按《物业管理条例》规定,辖区政府有义务组织或者督促成立小区业委会,且加的有明确的时间期限。但辖区街道办事处往往视而不见或者无暇顾及。

《物业管理条例》节选

小区物业公司可以说是世界上最特殊的公司,同样结合笔者所在小区举例:有业主对小区物业乱收费问题和管理问题不满,准备投诉。投诉过程相当于西天取经:

①先找业委会—>没有业委会—>找专管物业公司的区物业办–>推给辖区办事处物业办–>推给辖区居委会–>社区居委会说我们管不了物业公司

②既然是公司,那我就找工商局—>工商局说物业公司不归他们管–>推给主管物业公司的住建委—>推给区物业办–>循环到上面的①

③既然我举报乱收费,那就找物价局–>物价局说物业公司卖你东西了吗?—>乱涨物业费却不服务的问题让找业委会和辖区物业办—>循环到上面的①

④既然不知道找谁投诉,那么有事就打110—>110联动接线同志说好的,给你转相关部门解决—>等了两天收到辖区居委会电话说110转他们那了,还是物业问题他们管不了

归根结底一句话,出问题之前哪个部门都有权管,出了问题去找时,哪个部门都说不归他们管。成立了业委会,可能就会在物业公司和辖区公职人员之间多了面镜子,身正不怕镜子照,如果本身就不正,立个镜子自然就碍事了。

三、部分参与业委会的成员目的不纯,或者部分业主觉得业委会有利可图

导致业委会或者其他业主之间在小区内勾心斗角,有了业委会比没有时还糟糕。甚至有的业委会成员之间互相串通,私自将小区业主公共财物落入私人腰包。

小区业委会虽然只是业主大会的执行机构,但是在实际运行中,往往小区的大事小事就由几个业委会成员直接拍板决定。原本作为物业公司的监督方,却在与物业公司的觥筹交错中便你吃肉我喝汤的和谐了。小区物业费以外的各项收入,如小区内广告费,各个商家不同名目的入驻费,各种租金,小区停车费甚至买卖车位买卖公共用房等,有利益就有暗箱。没有公开的监督和公示机制,就会把小区弄得更加乌烟瘴气。

所以,小区成立业委会或者成立起有效的业委会确实困难重重,笔者所在小区业委会问题已经纠缠几年,小区物业时有时无,对小区业主来说除了平常生活环境差之外,最直观的是物业差的小区房价都比周边同类型小区低一个档次。有幸的是现如今通信越来越方便,各种微信群头条号公众号都可以起到交流和监督作用。对于组织业委会和监督业委会监督物业公司起到了非常好的效果,相信各种机制和业主的参与度都会很快有所改善。

吐槽一下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